法律援助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法律援助
  • 交通肇事顶包不成离婚推责 法律援助六旬夫妻终获赔偿
  • 来源:当阳市法律援助中心    发布时间: 2017-10-12
  •   【基本案情】

      2016年12月20日晚上10点,年近6旬的陶瓷厂老职工周建华(化名)驾驶摩托车载妻子许珍(化名)回老家办事,行至当阳市长坂坡加油站时突遇黄云山(化名)驾驶的小型轿车左转,因避让不及时,二人不幸被撞倒在地,因受伤严重双双被送往当阳市人民医院救治,周建华被诊断为左股骨颈骨折,许珍被诊断为左锁骨、左侧肋骨骨折,二人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住院治疗20多天,花去医疗费3万多元,后经鉴定二人伤残程度均为十级。经交通事故认定,黄云山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周建华夫妻不负责任。

      夫妻二人出院后找到肇事司机黄云山,要求协商解决医疗费、后期治疗费等问题,但对方拒不赔偿且调解无望。

      【办案过程】

      2017年3月6日,无妻子许珍找到当阳市法律援助中心。当阳市法律援助中心查明情况后,后当即作出给予法律援助决定书,并指派当阳市青山法律服务所的法律服务工作者尚友新承办。

      一、初步调查,分剥细节,真实案情一波三折

      接到指派后,援助工作者向周建华、许珍进一步了解案件详情,仔细查看交通事故认定书,同时掌握肇事司机基本情况。原来,家住宜昌市夷陵区的重庆籍司机黄云山并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当晚,在事故发生后黄云山见情况不妙迅速弃车逃逸,留下周建华与许珍二人在事故现场。第二天,黄云山带人来到交警事故中队处理案件,但未提及任何赔偿解决事宜,而是为逃避法律追究指使熟人张某接受调查为其顶包,被民警当场查获。一场普通交通事故演变为交通肇事逃逸,性质升级。

       考虑到黄云山存在逃避责任行为,主观性质较为恶劣,又存在无证驾驶小型轿车的客观行为,援助工作者认为此案需更为谨慎办理。在与肇事司机黄云山作进一步详细沟通调查后发现他并非车辆所有人,该车登记在其妻覃英(化名)名下。

      经进一步核实,该肇事车辆没有进行年审,投保义务人也并未为此车辆购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此情况下,受害人无法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只能向侵权人黄云山和肇事车辆所有权人覃英要求赔偿,索赔难度增大。

      二、 诉前保全,防范风险,援助工作逐步推进

      调解未果存风险,援助工作者充分考虑先保全。因受援人受伤严重,援助工作者建议其就伤残程度、后续治疗费等进行司法鉴定。事发后,交警组织双方就医疗费用赔偿问题进行调解,但黄云山因拉人顶包被拘留,调解不了了之,周建华、许珍医疗费也分文未出。援助工作者从全面保障受援人利益出发,防止因被告转移财产而无法获赔情况出现,随即向当阳市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查封覃英位于宜昌市夷陵区某小区房屋一套,查封覃英所有的轿车一辆,冻结黄云山、覃英存款8万元,以防范潜在风险。同时,一纸诉状将黄云山、覃英作为共同被告推上法庭。

      夫妻假“离婚”欲推责,援助代理明确思路破难点。2017年3月28日,当阳市人民法院进行公开审理。庭上,被告突然出具一份离婚证书(证书载明离婚时间为2016年12月22日,即事故后2天)及离婚协议,并辩称,夫妻二人结婚后未在一起生活且现已离婚,虽肇事车辆登记在覃英名下,但不由自己控制,且是黄云山驾驶时发生的交通事故,自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周建华辩称,夫妻二人已达成离婚协议,除肇事车辆外,房产归覃英所有,故虽由本人侵权,但无财产赔偿。援助工作者当即指出抗辩理由完全不能成立,无论夫妻二人是否离婚,财产如何分割,均不能成为逃避的责任法定理由。同时,整理出三条思路破除该案难点:一是明确主体,解决机动车投保义务人、侵权人、所有人三个法律主体之间的关系问题;二是明确责任,解决各主体之间连带责任、过错责任等归责问题;三是明确赔偿数额,解决责任划分、赔偿标准问题。

      被告对肇事事实没有争议,但就赔偿责任始终采推卸态度,援助工作者沉稳应对,依照法律条款逐一辩驳说明。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机动车一方责任的,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该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其次,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再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最后,根据《解释》第一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综上,覃英作为机动车所有人和投保义务人,应与使用人周建华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承担连带责任,同时对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有过错,应承担过错责任。

      三、尽责维权,案结事了,六旬夫妻终获赔偿

      通过援助工作者条理清晰的分析辩论,被告二人已经意识到各自应承担的责任,不再提出异议,原告赔偿诉求得到了法院的支持。2017年5月8日,当阳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由被告黄云山、覃英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剩余部分,由黄云山、覃英分别承担70%、30%赔偿责任,赔偿周建华、许珍共计20.8万元,二被告表示不再上诉。至此,纠纷得到圆满解决。

      【案件点评】

      这是一起看似简单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但存在诸多非常规细节,法律关系也较为复杂。援助工作者尽职尽责,以赔偿能得到最终落实为目的,前期灵活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防范了执行风险,表现出法律援助人员较强的责任心;面对复杂案情,对肇事人、车辆所有人等多个责任主体,能够运用专业能力深入剖析法律关系,准确适用法律条款,使多个责任主体连带承担责任,达到最大限度维护受援人权益的最终目标,表现出法律援助人员较高的法律素养,有效保障了法律援助案件质量。通过该案,彰显了法律援助工作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中的重要作用,提升了公共法律服务机构形象和受援人维权获得感。

宜昌司法微信公众号
宜昌市律师协会微信
当阳司法局官方微博
伍家岗司法局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