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宜昌市政府网站群! 宜昌市人民政府网

宜昌市司法局

http://sfj.yichang.gov.cn/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法律援助】长阳:为农民工维权 四上法庭终判赔147万
  • 来源: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 2019-02-22 11:02
  •  

      “包工头从付了30多万医药费便避而不见,到最后被判赔偿147万多,当真不容易,多亏田律师帮忙跑前跑后……”2月19日,瘫痪在床的谢定涛,提起过去一年多噩梦一般的经历,对法律援助律师田昌陆连声称赞,称对方一分钱未收,却把他的事当自己的事一样对待,是他们家一辈子的恩人。

      

      他出门务工,却因工伤落下终身残疾

      45岁的谢定涛是长阳都镇湾镇人。为了补贴家用,2017年初,谢定涛第一次走出家门,来到宁波一个工地打工。

      到工地仅半个多月,工程已近尾声。当施工队正在做善后工作时,谢定涛却在拆铁轨时不幸被弹起的钢轨击中。

      经过5个月的救治,谢定涛才苏醒。但却留下了终身残疾:四肢瘫痪,小便失禁,左耳失聪,右耳听力下降,右眼也看不清了,肚脐下一横指平面下感觉也消失。

      这期间,施工方前前后后支付了30多万元医药费,在欠下了医院6万多元后,再不愿清欠,并声称如果谢定涛立即回长阳治疗,方愿意给于适当补偿。

      

      他仗义相助,协商结案却希望破灭

      走投无路之时,谢定涛的家人在多方打听之后,找到了湖北仁辉律师事务所的田昌陆律师。

      考虑到当事人的特殊状况,田昌陆代替谢定涛向长阳司法局提出了法律援助申请。长阳法律援助中心立即指派田昌陆先行介入,再补办相关援助手续。

      2017年8月17日,田昌陆起身前往宁波。当晚即赴医院看望了谢定涛,了解了基本案情。

      次日,田昌陆找到施工方代表,经过艰难协商,对方始终只愿在付清已发生的医疗费的基础上再补偿20万元。田昌陆怒了:“伤情太重钱太少,先鉴定伤残等级再来谈赔偿吧!”

      回宜后,田昌陆不间断地给施工方施压,要求对方立即做鉴定。施工方却说,“要鉴定可以,必须先办出院手续。”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田昌陆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将谢定涛转到宁波有资质的康复医院继续进行康复治疗,由施工方启动鉴定。

      12月4日,谢定涛被鉴定为五级伤残。田昌陆“趁热打铁”提出赔偿100万元的要求,但施工方却表示最多只愿赔30万元,后经多次沟通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协商结案的希望彻底破灭。

      愤怒的田昌陆决定走诉讼维权之路。
     

      他推着轮椅上的他,四上法庭终获147万赔偿

      12月18日,田昌陆赴宁波向象山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申请人民法院委托鉴定机构重新鉴定。

      半个月后,田昌陆再赴宁波抽取鉴定机构。回宜途中,恰逢春运,田昌陆遇上华中大暴雪,经历了动车停运,还被迫在武汉滞留了三天。庆幸的是,再次鉴定终于启动。

      2018年3月20日,谢定涛的鉴定结果终于出来:肢体致残4级、排尿功能障碍致残7级,住院期间为全部护理依赖,出院后为大部分护理依赖,需配置高背轮椅,长期使用成人尿不湿。

      伤残鉴定虽然出来了,离田昌陆满意的赔偿却仍然相距甚远。

      4月至10月这大半年间,当地法院四次通知开庭,田昌陆四次奔赴宁波,推着轮椅中的谢定涛上法庭。从酷暑到寒冬,经过一年半持之以恒的努力,尽管第四次开庭被告依然没有到庭,法院最终还是判决谢定涛获赔147.6万元。

      “赔偿款还未到帐,后面的战役也不轻松。”田昌陆叹息,农民工维权太不容易了!采访进行到最后,他拍着胸脯表示:“即使再难,我也要帮谢定涛拿到赔偿款!”  (张雯雯  叶玲)

主办:宜昌市司法局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东艳路41号

电话:0717-6743247   传真:0717-6756979

站点地图

宜昌司法微信公众号
宜昌市律师协会微信
当阳司法局官方微博
伍家岗司法局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