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宜昌市政府网站群! 宜昌市人民政府网

宜昌市司法局

http://sfj.yichang.gov.cn/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人民调解】交通事故引纠纷 人民调解巧化解
  • 来源: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 2017-12-18 17:58
  •   2017年1月12日17时34分,当阳市玉泉办事处王某某驾驶无号牌轻便三轮摩托车,载其妻金某某由当阳城区经荷当线往远安方向行驶至玉泉办事处鑫泉公司门前路段向左变道时与驾驶二轮摩托车在后同向行驶的赵某某相撞,造成三人受伤,王某某与其妻金某某经抢救无效,分别于1月12日和14日死亡,死者儿子王某某全权处理事故调解等相关事宜。

      经当阳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责任认定,死者王某某和赵某某分别负同等责任,二车均未购买交强险和商业险。事故发生后,在交通警察的协调下,赵某某向死者家属支付了47000元的丧葬费,对死者进行安葬。但对于后续的赔偿费用及标准,双方分歧较大,多次协商未能达成协议,于1月24日双方共同向当阳市道路交通事故调解委员会提出调解申请。

      收到双方当事人的调解申请后,当阳市道路交通事故人民调解委员会经认真研究,立即选派了交通事故调解经验丰富、调解能力强的专职人民调解员钟某某主持双方进行了第一次调解,调解伊始,调解员向双方当事人告知了人民调解的工作程序、工作原则及双方当事人的权力义务。死者的儿子王某某要求赵某某赔偿父母二人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误工费,每人25万元,合计50万元,赵某某表示已向亲朋好友借了47000元的丧葬费支付给了王某某,因家庭困难,实在无力承担后续赔偿,愿意再向朋友借1万元赔给对方。

      由于双方争议焦点差距较大,死者家属一方情绪遂渐激动,气氛变得紧张,调解员当即对死者家属进行了规劝,极力安慰他们,并对赵某某不负责任的言语进行了批评。待双方情绪缓和后,详细地给他们讲解了处理交通事故赔偿及法律法规及赔偿标准。结合死者的实际情况,帮助他们计算了合适的赔偿金额。死者二人均是年满八十岁的老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按照2016年《湖北省道路交通赔偿标准》,农村人均纯收入为11844元,依照其标准,两人的死亡赔偿金为118440元,丧葬费每人27060元,合计172560元。按照事故责任的划分,赵某某在交强险限额责任范围内承担116400元(合6400元抢救费用),余额56160元,按事故同等责任赵某某还应承担28080元的赔偿义务,加上他在交强险限额责任范围内的赔偿金额,总计应为144480元。为打消双方的心理质疑,调解员将涉及相关法律法规原文条款遂条解释,使双方当事人对自己的权力和义务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从心理上初步动摇了死者家属的期望值,也对赵某某企图逃避赔偿心理企图进行一定程度的扼制。

      调解员观察双方当事人都已进入到矛盾的心理状态,为给双方当事人一个考虑的时间。加上时间已到晚六点,宣布当天调解结束,25日上午继续调解。

      当晚,调解员电话询问了赵某某居住的焦堤村村支部书记,经了解,赵某某家庭确实比较困难,妻子长年患病,家里只有三亩多田,每年收入不多,家庭的主要经济来原主要依靠赵某某农闲打临工养家糊口。儿子因家庭困难到外地做了上门女婿,家里有赵某某夫妻二人,现在居住的房子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赵某某的父亲做的土砖房。紧接着调解员将上述了解的情况电话告诉了死者的儿子王某。

      25日上午九点,双方当事人到场进行调解,调解员再以对死者的儿子王某某进行了劝解,要求他们放弃过高的赔偿诉求,王某某表示降一下,总共赔25万,赵某某也表示在昨天的基础上再加1万,此后双方互不相让,调解陷入僵局。调理员明白,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双方已进入一个心理上的相持阶段,俗称“拗”,双方拗到心理疲备期后,才会选择让步,我们并不急于求成,陪着他们双方拗到下午5点半后,王某某先开口,按标准规定赔14万算了,而赵某某依然表示无力赔这么多。在与赵某某家属接触中,发现家属胡某是一位参加过对越还击战的退伍军人,从部队转业后回水利局工作,现已退休,思想素质较高,调解员单独把他叫到室外,请他帮忙做赵某某的工作,他也表示对死者非常同情,但赵某家庭确实困难,实在拿不出钱,经进一步做工作,他表示要赵某某同意,他可以帮忙去找别人借5万,也希望我们给死者家属进一步做工作,能不能在规定的标准上再少点,争取事情得到解决。调解员从赵某某的家庭情况考虑,也表示尽量说明死者家属。并要求胡某能在当晚把钱筹到,第二天结结案(27日就是除夕)。胡某明确签应了。调解员再次找王某某商量,王某某也让了步,表示考虑一下再说,一直到晚六点,调解员再次宣布调解暂停,26日继续调解。

      为了促使死者亲属放弃过度的期望值,调解员邀约王某某一起到赵某某的家里看一看,王某某同意了,当晚大家一行驱车二十公里,到达居住在距巩河水库不远的赵某某家里,见其家庭确实寒酸,连窗户上的玻璃还是用薄膜代替的,见状,王某某心中震撼较大,感叹道:“怎么还有这么困难的人”。调解员乘机提出让赵某某赔5万元算了,王某某考虑了一下,颇为无奈道:“碰上这样的苦瓜皮,也没得办法,连累您们也辛苦到这个时候,叫他给55000元,明天立马兑现。”分手后调解员立即给赵某和胡某打电话,让他们今晚一定把钱准备好,第二天上午签协议。至此,本案得到圆满解决。

      在调委会的调解下,双方于2017年1月26日签订调解协议书:一是赵某某共计赔偿王某某109200元;2017年1月26日现场支付剩余的55000元人民币。二是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协议条款自觉履行各自的义务,不得反悔、变更或者解除协议,否则应承担法律责任。事后,死者的儿子说:“您们尽心了,老赵也尽力了,虽然我们愿望没有达到,但心怀也释然了。”赵某也感激地说,感谢您们的帮助,明天我也可以过一个安稳年。经回访,当事双方对调解员的调解和处理结果均表示满意。

主办:宜昌市司法局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东艳路41号

电话:0717-6743247   传真:0717-6777102

宜昌司法微信公众号
宜昌市律师协会微信
当阳司法局官方微博
伍家岗司法局官方微博